在白色巨塔待了十幾年也許是少年不懂事
從來沒仔細注意過醫生告知病人病情的過程
雖然看過但從來沒像這次這麼讓我無法釋懷無法接受
SY是一個70年次的小美女
一個星期前的週六在未婚夫及母親,未來婆婆及眾多親友陪同下來住院
看著她稚嫩的臉龐沒有焦慮不安的表情我以為只是一個良性腫瘤的病人來開刀罷了
當看到住院證的那一剎那我終於了解為什麼她媽媽看起來那麼焦慮了
卵巢癌
婦女沉默的殺手
心中一驚在空檔下問了他的R惡性的機會大不大
R說腫瘤大的很快很難說
只好為SY祈禱是一個畸胎瘤了
一星期後又輪我照顧她了
此時她已經是恢復期的病人身上只剩一個手榴彈(引流管)
這天還是她的生日呢
25歲
多麼美好的年齡
青春無敵
未婚夫相伴
從同事口中知道SY15歲就和未婚夫一起去瑞士唸書
才剛訂婚不久是做婚前健康檢查才發現異常來開刀
而在她25歲生日這一天
喔八喪護士才向她說過生日快樂不久
她的VS查房並告知病情
真是超級直接了當
就像我手術前告訴妳的一樣
左邊是一個畸胎瘤而右邊是一個惡性的
是所有婦癌中最惡性的
接下來就是治療計畫解說
當時SY似懂非懂的聽著
未婚夫也似懂非懂
我想他們一定腦中一片空白
我當時想為什麼這麼殘忍不能過一天再說嘛
當我再一次進去前我想了好久思考要怎麼幫助她怎麼鼓勵她
我只知道我進去後一定會看到一個淚眼婆娑的小淚人ㄦ
果然不出我所料
我常常在想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怎麼辦
我還是無法預知
雖然卵巢癌現在的治療已經可以多活幾年
在10年前大約只有2年的存活率
而我的好友吳姿燕
當我產後調入婦科病房認識了她
中間度過了同甘共苦的日子
一度以為她快不行了舉辦了聖誕節慶祝會
從此她過這沒有明天的生活
好好把握活著的每一刻
沒想到又一起跨年,度過了春節,也吃了粽子她出院了
又跟著她的老闆當空中飛人來往於兩地之間
我真的認為她痊癒了超過5年了
03年底她因為一直咳嗽發燒回院檢查
一直查不出原因又不像復發
反像TB所以她又回大陸先處理完公事再回來做長期住院的打算
沒想到這一住又是幾個月
隨著日子過去還是無法確定復發或新腫瘤
但她的表現越來越像Cancer
開始化療了
姿燕也怕
她告訴我化療實在很難過真的不想再試了
她只想把握現在
可是我們(我和她的姐妹們)都一直勸她再試一次
04年5月7日中午休息時姿燕已經解血便多日靠著升壓藥維持生命了
她很虛弱的問我她是不是快不行了
真的很殘忍從我最要好的病人口中問我這句話
當時的我無法說一個字只能任由眼淚在臉上滑過
一直哭一直哭
當晚她們就辦了AAD
完成姿燕最後的心願-回家
而她也在5月9日早上安詳的走了
在母親節這一天去找媽媽了
再白色巨塔待了十幾年
每一次遇到往生還是忍不住流淚
這也許是我積極想要離職的因素之ㄧ吧

以後不會再幾乎天天看到的地方
謹以此文紀念我的好友-吳姿燕
願妳在那一方幸福,快樂,沒有病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 的頭像
wh

戀戀北投

w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